以墨色

2019年4月

转:我就是那个嫁给了备胎的女同学

– 01-27岁时,我的人生有了第一次慌乱。放眼望去,身边的姐妹该嫁人的嫁人,该生子的生子,个别事业心较强的,也都名花有主了。唯独我,不挑肥不捡瘦,最后反而落了单。我妈在电话里说,小夏,要不年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