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85 天前,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引用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的话:“竟敢说自己清白无辜,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罪孽。照我的看法,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,好色贪淫,假如你克勤克俭,守身如玉,这就犯了矫饰之罪,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。”
如往常人一样,浑浑噩噩三十年,拖延症患者,不好吃但是非常好色,看见喜欢的异性拔不动腿,贪婪的喜欢自己喜欢的,看不起的我永远看不起;有一颗温暖的心,嫉恶如仇打抱不平,看不惯低劣做作的行为,同情一切善良并无助的老幼弱小,需要我的时候再忙也事必躬亲。同时拥有着肮脏的肉体和高贵的灵魂。
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做真实的自己,无论别人如何评价。我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独断,渴望拥有能斩断一切的力量,谁都不服包括自己,因为有些事情我真的有心无力。从小自命不凡,我打心底认为,我从来不是自负,如果给我盈余的时间和足够的力量,我能做到一切我想要的,成就一切所想成就的。如果这时候你问:“你为何这么自大,谁给你的勇气?”我只会讲:“与生俱来!”我从小为人低调谦和,我一直认为高傲自大和为人低调并不冲突。我从小没改变过我的信念!内心一直默默的装着两个字:无敌!执拗且坚强的面对生活里的一切。
就如今天,我被一位友人的话引发了深思,思考我们为什么要虚伪的活着面对生活里的一切,是为了规避社会舆论的压力还是道德的谴责?我觉得都不是,是人都活的太戏剧,认为形式化的社会就是最完美的,其实,你不就是一个高级点的动物么?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!这迫使我一步一步走进最真实的自己,思考我的归处,既然浪费了三十年,就当拿他铺路了,这样,就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