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足够你玩

阿西莫夫仔细考虑了一阵,仍然没弄明白自己的处境。他一个人被关在舒适但并不宽大的房间里,走来走去。从门到窗是七步,从窗到门也是七步。窗外的景色与他所熟悉的大不相同,没有如茵的草地和浓绿的树木,只有房屋。街道上空是有些虚假的蓝色天穹,压得很低。

看过《弗兰肯斯坦》的人不会对这一幕感到陌生——阴暗的屋子里,电光把晃动的人影投到墙上,让它们像鬼一样跳舞;大玻璃槽中躺着一具高大的、奇形怪状的身躯,身上联结了无数条电线……只不过,我们这间屋子并不阴暗,而是窗明几净;玻璃槽里躺的人也不奇形怪状,他的相貌还算有几分庄严。

屋中站着几个人,高高矮矮,头发也是什么颜色都有。他们正在讨论槽中人的命运,即是否让他醒来。按说,事情都做到了这一步,不让此人醒来是不合情理的。可是做决策的人总有这个毛病,老要讨论。

由于某种原因,这些人的工作效率似乎十分低下。经过一个小时的聒噪,争论题目已经偏离了原来的焦点,变成了互相的埋怨。一个金头发的人对另一个高鼻子的人说:“上次听了你的话,让托马斯·莫尔复活,出的乱子还小吗?”后者回敬:“你的拿破仑也不怎么样啊。”站在旁边的一位黑发男子满脸痛苦地说:“你们如果再吵下去我就剖腹!拜托了!”而另外一个黑发人立刻说:“我帮你找刀去……”

这时,玻璃槽中突然响起低沉的蜂鸣声。渴望剖腹的男子指着槽子激动地喊道:“奇迹!奇迹!他自己苏醒了,不愧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立法者!”

另外那个黑发人说:“别这么乍呼,明明是比尔·盖茨启动电源把他弄醒的。”

站在玻璃槽边,叫做比尔·盖茨的人坦然地看着大家,说道:“不是我干的。”

金发人走到苏醒的男子身边,说:“大家别吵了,既然他已经醒过来,咱们就认命吧。”然后他对槽中人说,“欢迎加入我们的队伍,你还记得吧?你叫艾萨克·阿西莫夫。”

阿西莫夫先生刚一醒来,就伸手去揉自己的鼻子:“怎么回事?我只记得最后一刻,鼻子插在打字机的两个键中间……”

“下面该干什么?再让他老婆复活?”一个人问。

“还需要再讨论。咱们先休息吧。”金发人说。

阿西莫夫仔细考虑了一阵,仍然没弄明白自己的处境。他一个人被关在舒适但并不宽大的房间里,走来走去。从门到窗是七步,从窗到门也是七步。窗外的景色与他所熟悉的大不相同,没有如茵的草地和浓绿的树木,只有房屋。街道上空是有些虚假的蓝色天穹,压得很低。

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但他说不清楚。按照以前的老脾气,他应该冲出屋外,抓住一个人问个明白。但他没有,他还没从开始的震惊中恢复过来。

有人敲门,门开了,一个侍者模样的人走进来,把手中似乎是盛食物的盘子放在桌上,鞠了一躬,又向门外走去。阿西莫夫看着他木讷的神情,突然心中一动,问:“你……你是机器人?”

那个人鞠躬说:“是的,我是先生的机器人。”

阿西莫夫隐隐感到一种恐惧,问:“其他人呢?刚才那些人呢?”

“其他先生们都在休息,今天的工作结束了。”机器人说,“您想见他们得等明天。”

阿西莫夫抓住机器人的手,打算用较强硬的态度命令它。但门突然开了,比尔·盖茨探进半个身子,看了那机器人一眼,就停住了脚步。

“有事吗?”阿西莫夫问。

盖茨呆了一秒钟,说:“不,没事。对不起。”然后就关门离去。

阿西莫夫放开了机器人,任它走开。他回想着比尔·盖茨刚才的表情——他明明是满怀心事,为什么欲言又止呢?

总之,今天他心里的谜是解不开的了。暂且安睡一夜再说吧……

第二天,阿西莫夫吃过早饭(淡而无味的胶质),机器人引他去见“其他的先生”。

一间六角形的较大的房子里,昨天那个金发男人在等着他。阿西莫夫静静地坐下,他知道对方会先开口。

金发人说:“先生,在说到正题之前,我得告诉你——现在是公元二千三百六十五年。”

阿西莫夫没有说话,他等着更惊人的话。

金发人看了看他,微微点头,说: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您是艾萨克·阿西莫夫,但又不全是。”

“我是克隆?”

“对,经过基因改造的克隆体。”金发人说,“您死后,这方面的科技理论有了长足进展。但又过了五十年,有关技术才真正成熟。现在的人们,包括你,都可以活一千二百岁。”

阿西莫夫仍然不说话,这次他是说不出话来。

金发人说:“我们有你的一部分身体细胞,从中取出一个完整的进行克隆。然后,让你在培养液里飞快地成长到现在的年岁。”

“记忆呢?”阿西莫夫说,“我的记忆是没法克隆的。”

金发人点点头:“我们手头有你的历史记录。你醒来之前,大脑已经联在计算机上度过了漫长的虚拟时光,我们使你重新过了一辈子。”

“为什么费这么多事让我复活?”

金发人竖起一个手指:“我马上就要说到这儿。”他向阿西莫夫招了招手,“请跟我来。”

两人进入隔壁的房间。那儿有个人坐在黑暗中,一动不动。

金发人不知碰了哪里,房间中就有了灯光。阿西莫夫看清了那个坐着的人,他是个秃头,面无表情。

“这是最新型号的拟真机器人,请你问他几个问题,确定他是否遵守机器人三定律。”金发人对阿西莫夫说。

阿西莫夫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近机器人,小心地摸摸他的脸——有体温。他摇摇头:“我不能问,我不知道怎么问。”

“什么?”金发人睁大了眼睛,“你是说,你忘记了你的机器人心理学?”

“我压根就不懂什么机器人心理学。”阿西莫夫摇着头。

金发人露出不肯相信的神情:“可在你写的那些典籍里,那些专家只用几个问题就能探明机器人的心理……”

阿西莫夫低声说:“那是小说。我只是写小说,我不懂什么机器人心理。”

“您不懂……为什么要写那些东西?”

阿西莫夫想了想,说:“那是一种游戏。”

“游戏!”金发人说,“你是说,你费了那么多的精力,花费一生的时间,写出上百万字的资料和故事,仅仅是一种游戏?”

“是的。”

金发人慢慢坐在了椅子上。

阿西莫夫对他有些同情,就问:“不管怎么样,你让我试试好吗?为什么要测试这个机器人?”

金发人似乎又有了一点希望,说:“它伤害了七个人,却没有因此短路烧毁。按照你创立的定律,这是不可能的。除非它是某种我们没有听说过的机器人,但正如您写过的,设计研制一种完全新型的、不遵守机器人三定律的机器人是非常昂贵的。”

阿西莫夫看了看那个机器人,觉得它的眼睛深不可测。它不说话,也不动,就这么坐着。

看了一会儿,阿西莫夫问:“你为什么要伤害那七个人?”

令人吃惊的是,机器人真的回答他了:“他们阻止我完成任务。”

机器人的嗓音之纯把阿西莫夫吓了一跳,他问道:“你要完成什么任务?”

“我不能回答。”

金发人说:“它一直不回答这个问题。不过,我们是在通往0号光脑的通道里抓住它的。0号光脑就是专门负责设计、改造全球新生儿基因的巨型光子计算机。”

阿西莫夫沉吟一阵,说:“它真的应该遵守机器人三定律吗?”

“这是您创立的法律,全世界的机器人都遵守它。”金发人说。

“不,你不知道,还有一条‘0号定律’。”阿西莫夫说,“‘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’,其它三条定律都是在这一前提下才能成立。”

“是的,我知道。”金发人说,“不过,因为还没有哪个机器人聪明到能理解人类的整体利益是什么,所以‘0号定律’一般是不起作用的。”

“万一这个机器人足够聪明呢?它伤害了七个人而自己却还活着,这说明它相信那七个人损害了整个人类……”他转向机器人,“你为什么要去0号光脑那里?那七个人是什么人?”

金发人说:“他们是保安人员。等等!看!”他突然盯住了机器人,阿西莫夫也看着它。机器人眼睛的瞳孔散开了。

“它的正电子大脑突然短路了。就在您问那个问题的时候。”金发人懊恼地说。

阿西莫夫悄悄地走近比尔·盖茨的房门,他是从机器人口中知道盖茨的住处的。他没有敲门,而是径直推门走了进去。

盖茨正坐在一张矮桌前,听到声音连忙回头。看清了阿西莫夫的脸,说:“是你?也好,你来看吧。”

阿西莫夫坐在他身边,跟他一起看着那张矮桌,桌面实际上是一个屏幕,上面闪动着密密麻麻的亮线,还有一些明亮的光点在移动。

“这就是我们的城市,我正在追踪。”

“追踪谁?”

盖茨忧心忡忡地说:“追‘它’。我对它的行踪了如指掌,但却无法控制。它又在准备向0号光脑进攻,这次没人能阻止它了。”

“它到底是谁?”阿西莫夫问。

盖茨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我创造了它。一个最厉害的机器人。”

“我们快去拦住它!”阿西莫夫喊道。他已经站起身来,盖茨却懒洋洋地说:“没用的,它不会管你是不是人类,它不怕任何武器,它会杀人。”

“我们就没办法了吗?”

盖茨瞧了阿西莫夫一眼:“你也许可以……是的,是你创造了这一切。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,我偷偷让你苏醒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跟我来,快点!”

外面的街道让阿西莫夫感到似曾相识。行人都站在移动的传送带上,越靠近街道两边的传送带,速度越低。

“钢窟。”盖茨说,“你预言了这儿的一切,所以他们称你是立法者。”

阿西莫夫看着身边的街道和行人,几乎忘记了要去做的事,直到他们面对着一座高大建筑。

“0号光脑的机房,我们进去吧。”盖茨说。

他们从大门走进去,看来盖茨是一位重要人物,保安人员并不阻拦他们。穿过六道门之后,阿西莫夫看见了0号光脑。那是一个巨大的半球,表面银白色,没有一点瑕疵。

盖茨关好最后一道门,说:“我们等着它吧。”阿西莫夫有点奇怪,但也没有问。

大约十分钟后,金属墙壁发出“滋滋”的声响,出现了一条蜿蜒的裂缝,越来越长。裂缝在墙上画出了一个长方形。盖茨沉着地看着。

“砰”的一声,一大块金属墙倒了下来,一个身影随之走进。盖茨站直身躯,挡在那个身影前面。

走进来的那个人说:“啊,是您。不过您挡不住我的,我已经来了,我不会空手而归。”他的喉咙中发出低沉柔和的古音,令人心折。阿西莫夫在盖茨身后打量着这个人,他有一头古铜色的头发,身材颀长,两眼中流露出经历沧桑之后的沉着宽厚,但没有一点疲惫。

盖茨说:“我对你说的话你可能不信,可是这个人你必须相信。”

“我不会听任何人的劝告的。今天我决定完成使命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和您的生命。”

突然,那个人的目光扫到了阿西莫夫,惊讶得后退了一步:“是您?立法者?”

阿西莫夫走到前面,说:“我不是什么立法者。”

“我认识你,我看见过一幅画,您和一个女人站在一起……没错,你是最初立法者。艾萨克·阿西莫夫。”

“他的话你信不信呢?”盖茨问。

阿西莫夫说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那个人回答道:“我叫丹尼尔·R·奥立弗。R代表‘机器人’。”

阿西莫夫独自呆了好一会儿,才能够和盖茨、奥立弗说话。他仍然不清楚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。

盖茨低声对他说:“我十八岁以前——当然是‘以前’那个我——读的书全是科幻小说,我记得很清楚。我能记得你的作品。我制造了丹尼尔,把基地与帝国,把银河系联邦的历史都输入了它的大脑,当然包括你的0号定律和‘心理史学’。它现在已经不受我控制了,它手下有一批信徒,希望拯救全人类。”

阿西莫夫看着机器人丹尼尔,它说:“您给了我们最初的灵魂。我的使命就是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,保卫人类的希望。银河联邦正在衰落,一号基地和二号基地都失去了作用。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台0号光脑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阿西莫夫问。

“人类正在失去进取心。”丹尼尔说,“寿命极大的延长使他们的进步速度减慢,渐渐趋于停滞。人口飞速增长,银河系的资源快要枯竭了。”

盖茨向着阿西莫夫说:“它怎么也不肯相信,地球人的移民太空船连太阳系都还没出去过。”

丹尼尔的眼睛闪闪发光:“毁掉0号光脑就能结束这一切!哈里·赛尔顿的预言不会错的,三万年的黑暗时代即将提前结束!”

阿西莫夫看看盖茨,又看看丹尼尔。怎么对它说呢?告诉它,银河联邦不存在,基地与帝国都是镜花水月,赛尔顿计划只是空中楼阁?虽然丹尼尔是个机器人,但阿西莫夫不忍心打击它的巨大激情。看它的眼睛吧,它有灵魂……

盖茨说:“糟糕的是,它说中了人类的毛病。我们今天确实停滞不前了。”

丹尼尔握住阿西莫夫的手,两眼急切地盯着他:“你会帮助我们!您一定会的,因为您是最初立法人。”

阿西莫夫问盖茨:“你没有告诉别人关于丹尼尔的事吗?他们都不相信有这么聪明的机器人,可以看清人类的前途。”

盖茨说:“我不能说,现在倒霉透了,反垄断联盟又在讨论分割我的微硬件公司的事。如果丹尼尔暴露了,他们又会多一条理由。”

阿西莫夫瞧瞧丹尼尔,它的蓝灰色眼睛里燃烧着热情,真让人怀疑它是不是机器人。

沉默了一会儿,阿西莫夫说:“我们再商量一下好吗?可能有更理想的解决办法,不一定非要毁掉光脑不可。”

“我相信您的智慧。”丹尼尔说。

当盖茨带着阿西莫夫和丹尼尔走出去时,保安们都瞪大了眼睛。盖茨说:“去修补一下吧,墙壁坏了。顺便把它们刚挖的暗道堵死,以后要加强保安措施了。”

讨论足足进行了七天。阿西莫夫相信了丹尼尔对当今人类的看法,他们岂止是不思进取,简直是在向原始社会退缩。冗长的讨论后面又是全民表决,关于表决权就争论了半个月。

所幸的是,事情终于解决了。有一艘大型飞船可以改装,搭载五千机器人和六万个冰冻人类胚胎,以及应有的动物胚胎和植物种子,半年以后起航。

在巨大的船坞,丹尼尔指挥机器人们装载货物。这艘飞船将永久地离开地球,向遥远的外太空去开拓疆土,散播人类文明的种子。

“三号基地。”丹尼尔对阿西莫夫说,“您的主意真好!除了物理学和心理学之外,我们需要一个精神基地,保存人类的高贵本质。不论找多久,我也要找到这个地方。”

盖茨在一旁说:“你真的要跟它们一起去?这一去就回不来了呀。”

“现在的地球有什么好留恋的?”阿西莫夫仰望太空。船坞建在钢窟之外,在这里能清楚地看见星星——人类最后的归宿。

“我记得你连飞机都不坐的。就算远行,你也只乘原始的火车……”

阿西莫夫对盖茨笑了笑:“一个死后复活的人,多少该有点变化吧?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2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