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说话的树

大树说话了

后院有棵槐树,树干笔直,枝繁叶茂,像只撑开一半的巨伞。成片的羽状复叶在枝头交织成网,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。

夏日午后,老槐树吸住了光线,独自闪耀着。

如果有风经过……那些散落在叶片上的光点会轻轻摇摆,发出沙沙声。

五月底,天蓝。小志站在自家后院里。

他抬头望着天,目光紧紧锁定目标。蔚蓝的天幕上有一架飞机,飞得很低。灰白色的客机看起来跟小志手里握着的玩具飞机差不多大小。他举起了手中的小玩意,眯起一只眼睛。玩具飞机刚好能遮住真正的飞机。小志一边笑一边慢慢移动自己的小手。

没过一会儿,天上的飞机消失不见了。只剩下慵懒的白云,逆着光的树影。

“它占领了天空……”小志自言自语。这话说得一点也不过分。从这个角度看上去,天空的三分之一都被大树遮住了。

“咦?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树影投射到他瘦小苍白的脸上。小志一时想不起这棵树的名字。小朋友的记忆总是充满选择性,如果不是特别感兴趣的东西,很快就会忘了。不过,快满五岁的小志知道的也不少。譬如,他能一字不漏地唱完《因为爱情》这种流行歌曲,他知道西瓜子不可以随便吞进肚子,他还知道自己的星座。

“哪里逃!”小志的声音很精神嘛。

“天马流星拳!”他对准了大树,用力挥出一拳。

看来……大树还是那个样子。小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咯咯地笑起来。如果真能打出动画片里流星般的成群光束……这棵树一定会变成碎片吧?

一天又一天,特定的那些时间,他总是自己和自己玩。

小志一家三口住在离市区很远的工业老区,房子是租来的。爸爸在一家汽车类杂志社上班,专门负责新车上市的图片编辑工作,朝九晚六。每天光是坐地铁回家就得花上一个多小时。妈妈以前是爸爸的同事,她生下小志以后就离了职,在家当全职太太。家里原本就不宽裕,选择在家带孩子也是艰难的决定。

小志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需要家人仔细照料。

“妈妈怎么还不回家?”小志呆呆地望着大树,心里想着妈妈。大树不断发出沙沙声,像是要告诉小志什么。

除开周末,妈妈每天下午四点会准时出门买菜,大概五点左右回来。妈妈很会做饭,家里每天的菜都不一样。爸爸到家的时间几乎都在晚上七点以后,他一进门就意味着可以开饭了。爸爸只要看到一桌热腾腾的美味,疲倦的脸就会立即舒展开来。

最近,就算有好菜,爸爸也很少笑,老沉着一张脸。小志还小,他哪里知道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……

妈妈有时候会轻轻摸着儿子的脸蛋问道:“小志最爱的人是妈妈还是爸爸?”小志给出的答案总会让妈妈露出自豪的表情。其实在小志心中,爸爸的分量和妈妈是一样的。

因为……爸爸讲的故事实在是太有意思了!每晚,小志入睡前,爸爸会坐在床前给他讲故事,多以童话故事为主。就算困了,小志也会支撑着睡意听完故事。直到爸爸说出那句“好了,故事讲完了”,小志才肯闭上眼睛。

故事里什么都有。每天打架的猫和老鼠、会唱歌的石头、能变幻模样的狐狸……

一阵风吹来,院子里的槐树又开始沙沙作响。

“喂!”有声音传来。

是谁?

“喂!喂!”

谁在说话?

“喂!小志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那声音一点都不熟悉。

“是我……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
“快出来!妈妈就快回来了!她不许我跟陌生人讲话!”小志吓得后退了两步。

“我不是人,你也不会感到陌生。我是院子里的大树。”喑哑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“大树会说话?”小志半信半疑,但声音的确是从那棵大槐树的方位传过来的。

“骗人!”小志鼓起勇气走了过去。他瞧瞧大树背后,什么也没有。粗大的树干紧挨着黄褐色的矮墙。小志站上花台,踮起脚尖,把头伸出院子边缘的矮墙。什么也没瞧见。墙的那一面是隔壁邻居家的后院。

小志从花台上跳下来,慢慢走回大树面前。大树继续说道:“呵呵,相信了吧?你可以叫我‘会说话的大树’。其实在你们搬来之前,我就住在这里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可……你没有嘴巴……怎么能说话呢?”小志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。

“别害怕,大树不会伤害你。你走近一些,把耳朵贴在我身上试试。”大树的声音很沉着。

“身上?好吧……”小志靠了过去。

树皮粗糙却又感觉温暖。声音真的变大了!听得很清楚!哇!这棵大树会说话耶!

“相信了吧?是我的心在对小志说话。”

“嗯,嗯,听见了。”小志还舍不得移开耳朵。

“大树也有心脏?”小志摸着自己的胸口,瞧了瞧四周。一大片绿,包围着他。

“嘘……这是个秘密。可爱的小志,并不是谁都有机会听见我说话,只有被大树选中的人才能听见哦。你必须守住这个秘密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不然……你就再也听不见我的声音了。”它似乎越说越上瘾呢。

“嗯,好吧。天快黑了,我要进屋去等妈妈了。再见,大树先生。”

“先生?”

小志笑着跑开了。

晚上,爸爸拿着一本书。他正在给小志讲《西游记》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,吓得小志紧紧抓住被子不放。

“爸爸,如果一个不会说话的东西突然说话了,是不是因为它已经修炼成精了?”小志爬上了窗台,望着院子里的那棵大槐树。

“这个……当然……有可能啊……快下来躺好!哎?爸爸刚才讲到哪里了?”

小志很想告诉爸爸:“我们家院子里大树,会说话哦。”

巧克力

阴霾天,下午四点过五分。

“小志,妈妈出门去买菜,一会儿就回来。你要乖乖待在家里哦。”妈妈一边说话,一边穿上桃红色的棉质短袜。

“哦。”小志停下了手中那只绿色水彩笔,他画了一棵大树。画纸上的大树,大眼睛、长鼻子、歪嘴巴。

客厅里传来门被反锁的声音,妈妈已经出门了。

要是平常这种天气,小志会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做什么都好!拼积木、搭桥、给小火车铺轨道、在船顶上插一面鲜艳的旗帜……这些小玩意大部分都是爷爷奶奶送的。小志家亲戚不多。周末时候,爸爸妈妈会带小志去爷爷奶奶家坐坐。

昨天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?

小志放下画笔,飞一般地奔向后院。

“大树!大树!你还在吗?”小志目不转睛地盯着咖啡色的树干。

“咳、咳、咳。”大树清了清嗓子,它抬高嗓门接着说道,“你来了,小志。”

“哇!是真的!”小志兴奋得手舞足蹈。这里除了爸爸妈妈,还有大树耶!

“终于有人……哦,不!是有树陪我玩了!哈哈哈哈。”妈妈平时把小志管得很严,从不许他和小区附近的小朋友玩。

“小志!你的身体和他们不一样,需要再长大一点哦。”妈妈总是这样说。要长多大呢?总不能老是和妈妈玩吧。其实……小志喜欢和妈妈成天待在一起。只不过……偶尔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自己反倒觉得更轻松自在,就像现在一样。

“小志,你有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?”大树的声音严肃起来。

“嗯。”小志有些紧张。那个……也算是遵守了吧。要不然,大树怎么会又说话了呢?

“要记住,他们一旦知道了大树的存在,大树就再也不能和小志说话了。”一片叶子掉落在小志头上,吓得他坐在了地上。

哈哈,原来是一片树叶。

“你知道吗?树叶在大树王国里是至高无上的东西,人类总以为叶子看起来都差不多。其实,它们千差万别,有各种不同的用途。”

“用途?”小志不太明白。

“就是可以‘做什么’的意思。”

“那……刚才落在我头上的那片叶子可以做什么?”小志把它捡起来,他捏住了叶柄位置,羽毛一般的叶片立在眼前。

“那是树王国的信件。你瞧,我们总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要怎么传递信息呢?你手上的这片叶子,是我寄给大地的信。上面全是你看不懂的文字。”

“信件?大地?文字?”

“是的。说简单点,就是……哈哈哈哈,这个也不重要啦。”大树似乎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,他有很多东西不懂……也不感兴趣……

“不和你玩了,我要去玩‘小人国游戏’。”小志有些不耐烦。

“小人国游戏”是一套制作精良的王国玩具模型。小志为“他们”取名字,给“他们”安排“任务”,比如“冲锋陷阵”或者“倒下”,其实就是类似于多米诺骨牌那样的“倒下”。

“别走!小志!”大树的声音很紧张。

咦?这个声音……小志听出了树的另一种声音。

“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,我会给你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哦。”大树的声音冷静下来。

“真的吗?我要吃糖!”小志的肚子饿了。

“哈哈哈哈,稍等……”树干颤抖了几下。

“糖在哪?”

树没有说话了。

“骗人!”小志像是失去了梦想一般,大眼睛含着泪水。

“是这样……小志必须闭上双眼,不准偷看哦!而且……小志的心里一定要想着大树能给你糖才行哟。”几分钟后,大树又开始说话了。

“好吧。”小孩子的眼泪,说干就干。

“噗。”小志听到有东西掉落的声音。

看见了!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了。

是一块巧克力!裹着紫色糖纸的巧克力。瞧这形状……小志一看就知道是巧克力!

“我还以为是一颗奶糖呢!”

“奶糖哪有巧克力可口?”

“哇!太好了!”小志破涕为笑,开始在原地转圈。

嗯……浓浓的巧克力味道呢……

“哈哈哈哈!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小志用手紧紧抱住了树干,咿咿呜呜地说着连大树都听不懂的话。

“嘘……妈妈要回来了。记住!保守秘密!”

“咔嚓。”门开了,妈妈果真回来了。

大树先生真厉害,连这个都知道!

“小志,你在哪?中午只喝了一点儿稀饭,一定饿了吧?妈妈这就去做饭。今天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鸡腿哦。妈妈给你做梅菜鸡腿,还有豆腐圆子汤。啦啦啦……”妈妈似乎很高兴,进门后哼起歌来。

“妈妈!妈妈!妈妈真漂亮!”小志跑进了客厅,一把抱住妈妈的腰。

小志的话并非是听到有好吃的以后夸张的讨好献媚,妈妈只要稍微打扮一下,就是个大美人。

“乖,少儿节目快开始了。妈妈先把电视打开,你看看动画片。一会等爸爸回来就可以吃饭了。”装着新鲜蔬菜的白色塑料袋被她放在了茶几上。

“那是什么?”妈妈发现了小志手中的糖纸。

“没……”小志吓得把手藏在了背后。

“拿出来!是谁给的?”儿子的举动让妈妈更生疑惑。这个家,有什么没什么,做妈妈的了如指掌。那张糖纸不属于这个家!一定是外面的东西!

“没!”小志心虚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这可是大树先生送给自己的礼物。

“你!过来!”妈妈把小志扯了过来。她半跪在地板上,闻了闻小志的嘴巴。

果然是巧克力的味道!

“你!你这孩子!巧克力是谁给的!快说!”妈妈急得打了他的屁股。

“呜……”小志哭起来。小志是个爱哭鬼,一看情况不对就哭了,妈妈已经见惯不惊,继续教育他:“说!到底是谁给的!什么东西都敢吃!吃坏了肚子怎么办!要妈妈说多少次?多少次,多少次,多少次。”妈妈越想火越大,但孩子有病,不能对他太大声。

“乖,妈妈以前说过的话……小志是不是忘记了?别哭了,妈妈再说一次就是了:除非是妈妈给的,什么东西都不能吃。知道了吗?”妈妈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
“是……大树……给的……”小志用手指着后院方向。

“你……说谎!你这个说谎的孩子。大树怎么会给你巧克力吃?”

“是大树给的,妈妈为什么不信我……妈妈坏……”

“妈妈坏”三个字刺痛了日夜操劳的家庭主妇。

妈妈坏?妈妈坏吗?妈妈为了你……

“家里这么缺钱,你去叫大树给你钱。快去啊!看它会不会给!我怎么会生下你这样的孩子……”妈妈气得脚一软,跪倒在了地上。

这次,换妈妈哭了起来。

当妈妈……不容易啊……

“是掉下来的,在地上捡到的。”小志用手指着后院某个位置。脸上满是泪水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!别对孩子这么大声,外面都能听到。”爸爸回来了。

小志抱住了妈妈。

关于巧克力的风波,晚饭后得以平息。结论是:小志在阳台上捡到一块巧克力,或许是从楼上掉下来的吧。或许,是干净的巧克力。

三口之家,恢复宁静。

屋内的灯光,分了一半橘黄给黑漆漆的院子。有风吹过,大树的枝叶摇晃起来。

“得小心一点呢……”

鸽子

盛夏的脾气,难以捉摸。

天空的颜色,跟蓝宝石一样高贵。

“明明就是一个大晴天嘛!”妈妈的耳朵里正回荡着昨晚电视里天气预报员振振有词的声音。

“还好意思用那种胸有成竹的声音来糊弄人。什么小雨转中雨?一颗雨都没看见!”妈妈恨不得把手中的折叠伞扔掉。桃红色的雨伞已经旧得不成样子,又没办法放进手提包里。

伞套……忘在那人家里了……算了……

“啦啦啦!说不定每个晚上……晴天、阴天、雨天、雪天都会躲在云朵里猜拳呢。谁要是赢了,第二天就由谁来掌管天气!啦!啦!啦!一定是晴天赢了!晴天大获全胜!哈哈!”小志拉了拉妈妈的衣袖。

“瞎说!”妈妈停下了脚步。身边的小志满头大汗,她熟练地把儿子衣服上的第一颗钮扣解开。

“奶奶今天好像不高兴哦。”小志有一句没一句的。

“妈妈高兴就行了。你又不是奶奶生的,小志是妈妈生的……我说小志,你别走这么快!”妈妈牵着儿子的手,放慢了脚步。

半个小时前,母子俩从爷爷奶奶家出来。爸爸出差以后,妈妈就生病住了院。家里没有人可以照看小志。这段时间小志就住在爷爷奶奶家,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。

“你就不用进来了吧,老头子刚睡着。你呀……真不像话。儿子没结婚前,总是怕给我们添麻烦。大小事都抢着做,月底还会拿钱和礼物回家。自从娶了你,回家次数变少了,钱和礼物都没了。这些也罢!你这次得个什么不大不小的病,他只打了一通电话过来,说什么工作忙走不开,不然要失业。你们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把孩子扔给我们俩老人。虽然孙子是亲生的,但我们毕竟是年纪大了,带着一个随时都可能病倒的孩子还真是够呛!瞧你这副模样,一个月不见,倒越发光鲜了。哪像一个生病的人!”奶奶当时的语速很快,一大段话像是在心里早准备好了,脱口就出。

“下次我也得个什么病试试,你觉得呢?”面对奶奶面无表情却暗带讥讽的话,妈妈什么话也没接,只是轻轻点了下头,拉着小志离开了。

谁不像话?

是谁为你生的乖孙子?

作为婆婆,不但不安慰生病的儿媳妇,还说出这么难听的话。以为整个家都是靠自己儿子养活的吗?这就是婆婆的骄傲心态吧!

真是的……还不如多担心担心自己儿子的饭碗呢。

到家的时候,院子里响起一片蝉声。夏蝉一丝不苟地歌颂着太阳。

小志平常很少走这么长的路,他一进屋就累得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迫不及待地盯着后院那棵大槐树。

风来了,沙、沙、沙、沙。

大树还是那个样子……仿佛在对着自己微笑呢……

妈妈呢?

“妈妈!妈妈!我们很久没去动物园了!”小志对着妈妈的房间大声喊话。她在里面找东西,小志听到了翻箱倒柜的声音。

“什么?妈妈听不见。”

“我想去动物园!”小志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“别这么大声,你是小狮子变的吗?”妈妈从里屋出来了。她换了一身浅紫色的新衣服。

真好看!没见妈妈穿过。

“我是老虎!唬!唬!”小志站在了沙发上。

“下来!听话!拿着。这个算是妈妈一个月没有陪在你身边的补偿。”妈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冻可乐。

“这个……妈妈不是说要少喝吗?”小志接过可乐,意外的补偿让他开心得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“今天没关系啦!欢迎小志回家!”妈妈亲吻了小志的额头。

“妈妈有急事要出门一会儿,顺便去买菜哦。一个月没有去菜市了,不知道牛肉有没有涨价呢?只要小志乖,妈妈晚上就给你做‘黄金蛋饼’吃!”

黄金蛋饼是妈妈的拿手好菜之一。蛋饼那么薄,那么香,里面还裹着火腿肉末……哇……

等下分一块给大树吃……大树先生能吃吗……不行……

小志想起了大树。只有等妈妈离开后才能和大树说话。

“好啊,妈妈快去吧。小志乖乖等妈妈回来!”小志一小口一小口地吸着杯子里的可乐,心已经飞向了后院。

“对了!动物园嘛,等爸爸有空再一起去吧!”妈妈突然从门缝里探出头来。

门又一次被反锁了。

整整一个下午,大树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“大树先生,都是小志不好,这么久没来看你……”一直站在后院里的小志,很沮丧。

“小志,好久不见!”下午四点过一刻,大树终于说话了。

“哇!大树先生!小志好想你。”小志张开双臂,用力抱住大树。

“哇哦。我一直在睡午觉呢。没想到一醒来就可以看见你,亲爱的小志。一个月没见,又长高了一点嘛。”

“是吗?”小志用手挠挠头。

“巧克力那件事情是妈妈不对,我在一旁都看见了。当时我很想帮你,可……你是知道的。绝不能让她知道我的存在。我担心会失去你这个朋友,你明白吗?”

小志点了点头。

这些大树先生每次都要反复说明的话,小志认为有些罗嗦。

“这次不如……让我给你变个魔法吧!”时间有限,大树想尽快切入主题。

“好啊!什么魔法?”小志感觉到整棵树都在颤抖。

“嘘……请闭上眼睛,耐心等待。”大树的声音充满热情。

“呵,哈哈,呵呵,哈,哈,呵呵呵。”小调皮嬉笑着闭上了双眼。

“好了!请!看!天!空!”大树又一次发号施令。

小志睁大了眼睛。

“飞!飞!飞!飞起来!”大树的声音像极了动画片里魔法师的声音。

什么东西要来了?只听见周围有悉悉率率的声音。

哇!鸽子!是鸽子!

好酷!哈哈哈哈哈!

一群白鸽从大树头顶上飞了起来,一双双小翅膀擦得树叶“啪啪”直响。它们像勇敢的战士一样,朝着四面八方奔去。更像一团白色的礼花,在蓝天下绽放光芒,白色的光芒……

“大树先生,你真厉害!”小志惊得合不上嘴巴了。

“过奖了。”声音像从树干传来。大树的心脏是在那个位置吗?妈妈说过……心脏是小志最重要的东西……

“这算什么。如果你喜欢,大树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东西呢。只要小志听大树的话,大树就可以不断给你带来惊喜哦。”大树似乎也兴致高昂呢。

“好啊!我相信你!大树说过能实现小志的愿望呢。”

“这个……当然可以。小志一定有什么烦恼吧……”一种很温暖的声音。

“其实……最近……在爸爸出差前……他们经常吵架。吵得很厉害呢……爸爸的样子……变得好凶……跟原来的爸爸不一样。”小志低下了头,他用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。

“原来是这样,他们为什么要吵架呢?”

“妈妈……怪爸爸没钱给小志治病。她说……就快要错过最佳的手术时间了……爸爸呢……怪妈妈不出去工作不知道现在赚钱得辛苦……大树,大树,什么是手术?”小志似乎累了。他躺在草地上,对着头顶的树枝眨了眨眼。

“手术……就是一种药啦。可以让小志身体变好的药哦。”大树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小志长大以后要自己赚钱……把所有的手术都买下来!”

“嗯,小志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

从这天起,大树总能找到可以逗小志开心的方法。

小志觉得自己越来越依赖大树。大树先生的能力似乎也在增强哦。

真好……

幸福粉末

雨停了,屋檐上悬着珍珠般的水滴。

连续一周的大雨让城市有种衰败的迹象。后院里,大槐树上撑着一把桃红色的雨伞。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朵疯狂发育的桃花。

“孩子他爸,你快看!这!这……这是谁干的好事?雨伞难道长了脚?怎么跑树上去了?啊!天哪!那是我刚买的新伞!”妈妈发疯似的冲了出去。雨伞被她取了下来。

“不就是一把伞嘛。我说……牛奶热好没?就快来不及了!”爸爸一直盯着客厅墙壁上的褪色大钟。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五分,他急着要出门。

这种节骨眼……可不能迟到。

“来了!一定是小志在捣蛋,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他。”妈妈一边碎碎念道,一边小心翼翼地把伞折好。

伞套呢?哎……

“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我就要迟到了,你却丢下厨房淋着雨去取什么破伞!还是那种媚俗的颜色。你这个不分轻重的女人!”看着妻子依旧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,爸爸突然就火了。

“哪有什么雨,已经停了!停了!你急什么?”妈妈不甘示弱。

“别以为我不是医生就不懂,你那点病,根本不需要住院一个月吧?你把小志扔在爸妈家这么长时间,到底干了些什么?等我忙完这几天,再来跟你算这笔账!”爸爸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妈妈的脸僵在半空中,爸爸摔门而去。

一片寂静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,站在原地的妈妈才恢复了血色,她把脸转向小志的房门。

妈妈猜得没错,伞的确是小志半夜里放上去的。他担心大树先生会感冒。显然,雨伞只能遮住大树的一小点。小志想啊,说不定就因为这小小一点,大树先生就不会被大雨淋坏了呢。他为自己做了这件“了不起”的事情而暗自高兴了好一阵,却没想到引来了父母的争吵。

时针指向了八点十五分。妈妈望向矮墙外,爸爸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。她回到房间,给自己的嘴唇涂上一层明艳的桃红色唇彩,然后轻轻地把门打开再带上,她出门去了。

大雨刚过,后院花台里的栀子花开了,清新宜人的香味蔓延开来。闻着这样的气味入睡一定会做一个美美的梦吧?错了,小志正在做噩梦。迷迷糊糊中,他仿佛听见了爸爸妈妈争吵的声音。八平米不到的儿童房间里,小志躺在竹席上翻来覆去。粉蓝色的被子被他踢翻在地。

梦里,是一整片迷宫般的森林。

他被困在里面,怎么也走不到尽头。小志不停地奔跑,疯狂地叫喊。终于……他瞧见一团光。爸爸和妈妈出现在路的尽头!他们手里拿着手电筒,一脸的惊慌。一定是在找小志吧。

“小志!小志!你在哪里?”妈妈的眼睛都哭肿了,爸爸憔悴焦虑。

“我在这儿!妈妈!我……”

突然,从小志身后伸出了无数只像树枝一样的手,它们用力拽住了小志。那力气实在太大,小志被硬生生地扯进了黑暗里。

“救我……妈妈……救……”小志醒来时已经是中午。他擦掉眼角的泪痕,穿上拖鞋去客厅找妈妈。

门被反锁,家里没人。

“妈妈。”

没有回应。

她去哪儿了?妈妈怎么会中午也不在家呢?

小志饿了。他搬来一只粉黄色的板凳,站了上去,从沾满油烟的吊柜里取出一盒奶油饼干。

妈妈最近老爱往外跑……

大树今天很守时。四点整,说话了。

“这雨……总算是停了。”大树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更深沉。

“大树先生,你还好吗?没生病吧?”小志望着大树,眼中满是关怀。显然这些日子以来,大树已经成为了小志密不可分的朋友——唯一的朋友。

“别担心。就这点雨,不能把我怎样。”大树一动不动。

小志仔细检查着四周,包括矮墙外围。自从“巧克力事件”以后,小志变得谨慎起来。爸爸和妈妈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后院里发生的事情。

“小志,快告诉大叔。妈妈是不是不准你和外面的小朋友们一起玩?”

“大叔?”

“是大树啦。”大树先生笑了,声音很优雅。

“嗯……搬家来这里已经一年多了。在外面碰见过他们,我是想和他们玩的。有一次,我忍不住点了点头,他们就跑来敲门了哦。他们一定是来找我玩的。可是……小朋友们全被妈妈轰走了。后来,他们就再也没来敲门了。”想到这些过往,小志露出了遗憾的表情。

“原来……妈妈这么凶啊……记住,就算是小朋友,也绝不能告诉他们我会说话这件事。”大树每次讲这样的话都会很认真。

“放心啦!大树先生。小志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。妈妈教过我……男子汉要说话算话。”

“乖!这次……大树为你准备了一件特别的东西。”大树笑了,发自内心的笑。

“哇!是什么?”等待大树说出新奇内容是小志每天最期待的时刻。

“幸福粉末。”

“幸福粉末?什么是幸福粉末?”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小志就觉得很厉害。

“是一种稀有的食物,大树好不容易才研究出来。不瞒小志说,是用十二种颜色不同的水果调制成的。厉害吧?只要吃下它……就会变得快乐!任何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忘掉!而且……会变聪明,会变美。最重要的是……不需要任何手术,小志的病就会痊愈。厉害吧?”

“痊愈?”小志觉得头有点晕,后院的风变大了。

大树发出声音,沙、沙、沙、沙、沙、沙……

“‘痊愈’就是‘变好’的意思。”大树刻意停顿了一下。面对一个五岁的孩子,总是需要耐心解释一些小朋友不常用的语言。

“真的?好吃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很美味哦。”

“是给我吃的?”

“嗯,就是给小志吃的。爸爸也可以吃哦。但……妈妈不能吃。”大树露不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“为什么妈妈不能吃?我想给她吃!”小志最爱妈妈,最爱臭美的妈妈了!妈妈爱照镜子!如果能让她变美……那该有多好啊……

“绝对不行!小志听大树的话。我给妈妈准备了另外一种更好的东西,下次给你。记住……这次千万不能给妈妈吃。妈妈是女人哦。幸福粉末是给男人吃的东西。”

“我是男孩。”小志噘着嘴。

“小志这么懂事,已经是一个男人了。还是个男子汉呢!”

“好吧……大树先生对小志真好。”小志虽然有些弄不明白,但……

“对了!大树,大树!什么是‘裁员’?最近,爸爸老说这个。”

“‘裁员’就是‘嫌弃’的意思。哦,说得更简单一些,就是‘不要’的意思。‘不要’小志应该明白吧。一定是爸爸的公司嫌爸爸太笨,所以不要爸爸了。爸爸一定是因为这个而不开心的。这样说来,爸爸需要多吃一些幸福粉末,等爸爸变聪明以后,公司就不会不要爸爸了。”大树用一种迫不及待的口吻回答了小志提出的问题。

“太!好!了!”

“小志,你一定得记住……要等爸爸吃下去以后,小志才可以吃哦。而且……如果爸爸妈妈不小心看见了幸福粉末,它就会失去作用。所以……小志必须严格按照大树说的办,一样都不能记错哦。”

“是的!长官!”小志突然原地立正,对着大树行了一个军礼。

这孩子……

“快!把耳朵贴在树干上,让大树告诉你该怎么做。”

耳朵贴上去以后,大树先生的声音变大了。

“首先……”

搬家

门是开着的。

“需要脱鞋吗?”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女子站在门外,她是房屋中介公司的销售代表张小姐。

“不用,快请进。”承丞从后院走进屋里,外面刮着风。

“不好意思,迟到了。我走错路了。”张小姐拿出一张纸巾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她是一路跑过来的。

“没关系,这附近是有些偏僻。不过……等到年底……就通地铁了。地铁站离小区大门不远。”承丞有着一双尖锐细长的眼睛,黑得发亮的眼珠闪了一下光。

“没想到这种地方居然有这么宽敞干净的房子,跟新的一样。”张小姐用手抚摸着客厅墙壁上洁白素雅的墙纸。

“你随便看,我就不一一介绍了。房子的详细信息我已经在你们网站上填写过了,你手上应该有这份资料吧?”承丞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是的,都打印出来了。就在我手上呢。”从厨房到卫生间,生活阳台到卧室,张小姐熟练地观察着房屋的一切。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型照相机,遇到合适的角度,会停下来拍摄。

沙发下,靠墙的角落,张小姐瞥见一个桃红色的东西。

是伞套?

这颜色……也太艳俗了吧。

“哇,好大的院子,旁边还有一棵槐树呢。真美!”张小姐来到了后院,一脸的惊讶。

门一打开,看不见形状的风就吹了进来,承丞跟了出去,像墨一样黑的中长发飞舞了起来。

“来一只吗?”他点了一根烟。

张小姐摇了摇头,眼光舍不得离开那棵槐树。

“承先生,这房子……真好,你怎么舍得这么便宜就卖掉啊?现在很流行这种离市区偏远的矮层小楼哦,还带后院。住起来既清静又舒服。”张小姐转过头来,直视着房子的主人。

“因为一些重要的事情……必须离开这座城市。所以想尽快出手……既然张小姐这么喜欢,不如把它买下?”坚硬的嘴唇说着慢条斯理的话。

“如果我有钱买房子的话,哪还愿意出来工作啊。”

原来……女人都有一颗顾家的心?待在家里带孩子……有什么好……

承丞的眼眶红了,他好像想起了谁。

“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你,不知道你是否已经调查到了。一个月前,隔壁发生了命案……很恐怖……”承丞闭上眼睛,浅浅地说道。在后院,他几乎没有挪动过自己的脚步,挺拔的身姿就像树一样。

“啊?这么吓人!我大老远跑过来,怎会知道你隔壁发生的事情啊。”她用手环抱着身体,这事听起来有些渗人。命案现场……只隔着一道墙的距离。

“一家三口服毒自杀。丈夫的事业遇到了挫折,他所任职的公司决定把他裁掉。妻子没有工作,带着一个身体有病的小孩。孩子才五岁不到呢……是一个可爱的小朋友……”

“想起来了!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这个新闻……原来就发生在你家隔壁。这……再怎么难……也该好好活下去啊。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呢……”老槐树的枝桠从隔壁院子迈了过来,像是在朝她挥手一样。

“嗯,我也觉得很遗憾呢。”他灭了烟。

“也难怪……隔壁死了人……知道的人住着也不心安吧。卖了好……放心好了,我不会给看房的人说这些不吉利的事情。”张小姐打量着四周,似乎还不愿意离开这个后院。站在身旁的男子,有一种吸引力。

他是个园艺爱好者。

后院一半的位置都摆满了花盆,全是承丞亲手栽种的花草。现在是七月底,它们都竞相开放着。

“时候不早了,今天就到这里?劳烦张小姐了。希望越快越好。”

“我们也这样希望。不过……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。”张小姐的声音有些神秘。

“不妨直说。”

“从‘风水学’的观点看,院中有木,则为‘困’字。但凡住宅符合了‘困’的格局……就会有灾祸……而槐树的‘槐’,是‘木旁有鬼’的意思。你也许不知道……槐树最容易通灵招鬼了。所以……院子里栽种槐树的家庭……更是‘困’在‘鬼’中,必有灾难哦。”

“不愧是专业的房屋销售人员,这么懂风水。反正我是不信这些的。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,所有不合常理的事物……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。”承丞笑了。

“难道喜欢研究自然科学的人都是无神论者?”

“何以见得?”他有些吃惊,笑了。

“书架上这放了那么多园艺栽培、电子组装、电子发射类的书籍,我也是大胆猜测啦。”张小姐尴尬地笑了。

“只是感兴趣而已。”承丞迈过后院和客厅的连接处,健硕的后背似乎挡住了风。

“该走了,我们电话联系吧。”张小姐转身给承丞道别。回过头的时候,她撞翻了桌子上的一个纸箱。

一堆文件和相片掉落在地。

“对不起。”张小姐急忙去捡起掉落一地的东西。

“这是你的妻子么?真漂亮。”一张照片翻了过来,不知道是不是风在作祟。

“这个……是……是……一个朋友。都是些要搬走的东西,还是让我自己来吧。”承丞冲了过来,拿走了张小姐手中的照片。他迅速地把地上的杂物都拾了起来,扔进纸箱里。

张小姐道谢后,出了门。

只留下一脸慌张的承丞。

照片上……穿着浅紫色纱裙的……是小志的妈妈。

她肆无忌惮地笑着。

尾声

风吹过来,树叶发出了声响。

沙,沙。

沙,沙,沙。

沙,沙,沙,沙。

“哇,大树是不是在说话啊?”小区里的孩子们一路追着蝴蝶。这个季节到处都是白色的蝴蝶。它们成群结队地躲在花丛里,被孩子们惊吓开来。

“大树怎么会说话呢?只有人才会说话。”最调皮的孩子爬上了矮墙,一个翻身,上了树。

“快下来!怪吓人的。听妈妈说这里死了人呢。”胆小的在树下尖叫。

“这里有一个洞哦,还可以把手放进去,会不会是大树的嘴巴啊。哈哈哈哈哈哈!”树上的孩子有种居高临下的骄傲,像征服了什么似的。

风来了。

沙,沙,沙。

“快听,‘杀,杀,杀’,‘杀了你’,‘我要杀了你’,大树要杀了我们!”

“别闹了,该回家了,明天见。”被吓坏的脚步声突然就远了。

“等等我!”

刊载于《奇幻·悬疑世界》2012年11月刊——大飞侠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6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