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童年我的家!


我,一个标准的80末,从小生在农村,玩在农村,虽然我并没有一寸的田,玩惯了捞鱼摸虾的童年!体验过最美的乡村梦!

小时候,在乡下,最愿意过的季节是是炎热的夏天,因为这个季节有太多的好玩的,比如钓鱼,拿竹竿拴上鱼线,弄个小勾,挖几节蚯蚓,然后就跑去钓鱼了,玩得不尽性,就直接挽起裤脚,趟到水里摸,有一个朋友特喜欢跑河里去摸,凭着直觉,一脚把鱼揣进泥里,一抓就抓上来了,最难抓的,可就是泥鳅了。不过我小时候,可是在小河沟里,一手抓一个,捉到过半盆子泥鳅,还一条血鳝,可能有些人不知道血鳝,似蛇,水生,其实是跟黄鳝一样的,只不过黄鳝呈黄色,血鳝偏红而已,那东西用手可不是那么好捉的,背上的鱼鳍跟刀子一样,扎的手生疼,气的我活活把他捏死了!那次抓到的那只血鳝,得有三十多厘米吧!

没事的时候,我们几个小伙伴喜欢去爬山,那时候没别的,就知道跑,一去就是一天,甚至都不知道带吃的去,买一大堆的汽水,就小时候成袋的那种,一毛钱一袋,然后用小背心兜着,跟打了鸡血一样,往山上狂奔,不过可以摘摘山枣吃,老喜欢小时候那酸酸的味道了,还有蝎子,有时候随便翻几块时候,就能翻出蝎子来,有一次,想抓只蝎子玩玩,好久都没有翻到,正当要不耐烦的时候,他们在那大喊,快来快来,我翻到个大的,跑过去一看,一个老大个的老母蝎,背上都快裂开了,显然快要繁殖小蝎子了,我那次还是第一次见老母蝎,兴奋的不轻!

摸金蝉,粘知了,也是必不可少的玩意儿,一到傍晚,就早早的去树林儿里等着,生怕去的晚了,都被别人摸走了,小时候,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能摸一百多个,可惜现在伐树伐的,可能也与环境有关,金蝉是越来越少了……金蝉捉了不是玩的,是拿来吃的,但知了却就是纯粹玩了,抓一把白面,先放水捏成面团,然后放水里不停的捏,慢慢的就只剩下面筋了,剩下的面筋那可是很黏的,再拿一长竹竿,把面筋粘到头上,就去粘知了啦,看哪个书上的知了叫得欢,跑到树下,摸清位置,拿着粘了面筋的竹竿,一粘一个准,一下午,能捉个好几十只!

每次村里有发丧的,那都是我们兴奋的时候,屁颠屁颠的跟着人家,特别是那个放炮的,现在放炮的,都是那种气炮,可以前不是,而是那种跟大雷子一样的铁疙瘩,中心有个洞,底端有个孔,用来点火药的,用的时候把火药揣里面,用东西捅砸结实了,用点火纸塞上,火纸就是给死人烧的那种,剪成铜钱的那种纸,然后放地上,在小洞处放一撮火药,撒一条线,引出来做引线,那一炮,声响可不亚于现在的气炮,小时候就爱跟着放炮的大叔,嘿嘿,知道因为什么吗?偷火药!偷了火药那可就好玩了,自己去做炸弹,哈哈哈,等到人家烧纸牛纸马的时候,往里面一投,轰!哈哈!那感觉,一个兴奋啊!

对了,还有个必须提的,就是打鸟!小时候我可是真的没少吃鸟,反正我们这有的,我基本上是吃过一个遍来了,那东西,鸡肉跟之那是完全没法比啊,全是精瘦的肉,而且那香就甭提了,我现在都想再去打野味吃了!那时候乡下禁枪还没有那么严重,有些家里都有猎枪的,童年的时候,野味是我最回味的东西之一呢,后来我自己也想了个办法捉鸟,因为我发现一个现象,我们家中的苦瓜,都被鸟掏空了,他们特喜欢吃苦瓜的红色的瓤,于是我把家里的夹子拿出来,放到我家果园里,在上面放上苦瓜瓤,每天下午一观,那是保准有一直鸟夹在上头,可以一饱口福啦,嘿!

其实还有好多,一时半会,我真的还难以数落过来,比如说爬树啦、小伙伴玩游戏啦、吃的东西啦、抱着小霸王找地方打游戏啦(因为父母严打,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)、玩枪战啦、挖大坑、做陷阱、打卡子、弹琉璃珠、弹喳、做火箭啦、看战神金刚、小龙人、黑猫警长一类的动画片啦、喜欢小虎队啦!还喜欢看八路打日本啦,哈哈!真的太多了,等以后有时间,再做详细的补充吧,缅怀我幸福的童年!

声明:一抹色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我的童年我的家!


Fly with 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