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越来越喜欢独处,就算走在喧嚣的街道,也要带上耳机与世隔绝。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越来越讨厌做作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怕别人笑话,不怕别人指指点点。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习惯了孤独的我,已经没有勇气去适应多一个人的生活,没有勇气去面对喜欢的人。
总是满脑子都是阿Q精神,靠自我慰藉惶惶度日,虽然从另一方面讲这算心态好,但它带走了我真正的勇气。
未来像一个头上套了白色塑料袋的男人,我不知道他背负的双手里藏着什么等待我,希望不会是一把刀或者斧。
心情很难被外界干扰,唯独对自己喜欢的人例外,几句话就能瞬间改变心情,如六月天孩儿脸。
为了生活而工作,虽然我的心中有着难掩的写作梦,总会一步步的去实现的。
今天我去百度了一个常挂在嘴边的词条的释义:“眼缘(eyes-affinity)有一眼缘和终身眼缘。一眼缘指短暂的认同愉悦,而终身眼缘指那种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那种百看不厌,不关岁月的,真正的眼缘。据说这与人的基因有关,有时我们不得不感叹,芸芸众生中,人与人之间的某些奥妙关系”。类似于一见如故或一见钟情。眼缘率为5%~10%。于是我又去感叹,一方的眼缘率为5%~10%,那双方的眼缘率则为万分之2.5~5(双方几率即为百分比相乘),10000个人才有2.5~5个互有眼缘的几率,再去除掉50%的同性,那就大约为一万个人能遇到一两个,我们一年又能遇到多少人呢?十年呢?我们又有几个十年?
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!喜欢摄影,喜欢音乐,喜欢看书,喜欢跑步,喜欢写作,喜欢自己所有的喜欢。
有梦想就拼尽全力为自己去奔跑,如果沿途遇到喜欢人,就带着她一起奔跑。或者你心甘情愿的跟着她跑,反正,别停下就是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