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文鱼的生命旅程


在饭桌上品尝美味的三文鱼时,我们中也许很少有人知道它们令人感动的生命故事。

三文鱼的一生令人惊叹!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它们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从还是鱼卵的时候开始,它们的生命就经受了考验。每一条雌鱼能够产下大约4000个鱼卵,并想方设法将其藏在卵石下,但大量的鱼卵还是被其他鱼类和鸟类当作美味吃掉了——幸存下来的鱼卵躲在石头下面熬过冬天,慢慢发育成幼鱼。春天来临时,幼鱼便顺流而下,进入淡水湖,在湖中度过大约一年的时光,然后再顺流而下进入大海。在湖中的时候,尽管东躲西藏,大多数幼鱼依然逃不过被捕食的命运,每四条进入湖中的鱼就有三条被吃掉,只有一条能够进入大海。危险并没有停止,进入广袤的大海,意味着进入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区域。在无边无际的北太平洋中,它们一边努力地长大,一边面对鲸鱼、海豹和其他鱼类的进攻,同时还有大量更具危险性的捕鱼船在威胁它们的生命。整整四年,经历无数艰险,它们才能长成重量在三公斤左右的成熟三文鱼。

成熟之后,一种内在的使命感召唤它们开始回家的旅程。10月初,所有成熟的三文鱼在佛雷瑟河口集结,浩浩荡荡地游向它们的出生地,这才是它们生命最辉煌最悲壮时刻的开始。从进入河口开始,它们就不再吃任何东西,全力赶路,在逆流而上的路途中消耗掉自身几乎所有的能量和体力。为了闯过一个个急流和险滩,它们要一次又一次地从水面上跃起。有些鱼跃到了岸上,变成了其他动物的美味;有些鱼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力竭而亡,和它们一起死去的还有肚子里的几千个鱼卵。在一路奋力而上的过程中,由于能量的大量消耗,鱼身变得浑身通红,鱼头变成了墨绿色。在最初那条雌鱼产下的每四千个鱼卵中,只有两个能够成活长大并最终回到产卵地。到达产卵地后,它们顾不上片刻休息,开始成双成对地挖坑产卵受精。为了得到更好更安全的产卵地,鱼与鱼之间进行着激烈的争夺。与此同时,白天有大量鹰隼俯冲而下抓捕三文鱼,晚上则有大量的熊和郊狼来参与捕食。产卵受精完毕之后,三文鱼精疲力竭双双死去,河水中到处漂浮着死去的三文鱼。它们在生命最后的挣扎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把新一轮生命让给后代,结束了只为繁殖下一代而进行的死亡之旅。冬天来临,白雪覆盖大地,整个世界一片静谧。在寂静的河水下面,新的生命开始成长。

三文鱼的一生,充满了危险和悲壮,它们克服种种困难,躲避无数危险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搏击逆流,洄游产卵,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。这样做也许只是遗传和基因使然,并不是一种自觉的精神意识。但在我们人类看来,这一现象依然令人感动,让我们思索和振奋。三文鱼的一生贯穿着明晰的生命主线:成长,不顾各种艰难险阻地成长;体验,不管大海多么不可预测,也要去体验从平静湖水游向大海的过程;使命,不管遭遇多少险阻都要完成一生的使命,返回出生地去繁衍后代,就算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。三文鱼的一生因这条生命的主线而变得慷慨悲壮,震撼人心。

人类生命的进程中,也应该有非常明晰的生命主线。我们应该努力成长,不惜一切代价使生命变得成熟。为了成熟我们应该去体验,体验自然、人文、社会和历史,由此使我们的生命臻于完美。我们更需要使命感,因为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活着,生命的背后有使命存在。这些使命也许各不相同,但从终极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致的,就是努力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在更加和谐自然的世界中幸福地生活。

在现实生活中,有太多的人忘记了自己需要成长,变得懒惰、无聊和平庸;有太多的人忘记了应该去体验,变得胆怯、狭隘和固执;有太多的人忘记了自己承担的使命,变得苍白、迷茫和失落。

在三文鱼洄游的季节,来到河边的人成千上万。在观看三文鱼生死搏击的同时,我们是否能从它们身上得到一点点感悟,并且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生命历程呢?

声明:一抹色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三文鱼的生命旅程


Fly with 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