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跑,以一种痛苦的方式感知幸福


冬至,再加上冷空气来袭,全国都经历着大幅降温。最近有不少人问我,如此寒冷的冬天是什么推动你去跑步?也有人问,这么冷的天气,还有刺骨的寒风,去跑步是不是自我虐待?我发现可以把这两个问题合并之后进行回答:寒冬去跑步虽然表面看来是自我虐待,但是实际上是我在用跑步的方式感知和获取幸福。

前几天的晚上9点,上海的冬夜又湿又冷,同时寒风肆虐,我和男友两个人出门去跑步。我们穿着厚重的外套,走在去跑道的路上,耳边是大风的呼啸声。当我们做完准备运动,跑起来时,感觉冷风吹得更猛烈了,跑道旁的树木的枝条跟随着冷风东摇西摆,我们的前胸后背、裸露出来的脸以及轻握的拳头都感觉到凛冽寒风的吹袭。冷风就像一只巨大的铁手,阻碍我们向前,使得我们呼吸不顺畅,每一次迈步也变得艰难。空旷的操场上,一男一女奔跑的姿态看起来孤独、无力又愚蠢。

但是慢慢的,我们俩似乎适应了在这冷风中的奔跑,也找到了各自呼吸和迈步的节奏,跑得稍微轻松起来,身上也因为运动变得暖融融的。我抬头仰望天空,看到一轮皎洁的月亮在云层中穿行,橘色的光晕染着月亮周围的云朵。天空时而有一架飞机飞过,发出一闪一闪的亮光。月色下的景物安静又迷人。

跑完三四公里,我们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,感受到一种愉快和温暖的感觉降临了,心情就像歌里唱得那样:我的心里是满的。到家之后,我们喝了一些温开水,吃一些水果,坐在沙发上看书,感受到生活异常的幸福。

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我每次在早晚高峰出门,与无数上班族一样挤地铁时,都会由衷地感叹:你看你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是多么幸福又幸运的事情啊!每一次挤完地铁之后,会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对自己的工作少了抱怨,多了感恩。

在生活中,你会发现那些长期坚持长跑的人除了拥有过人的毅力之外,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容易感知幸福,容易满足。他们对生活的感受变得丰富起来,懂得感受到生活的细微之美,比如看到路边一朵鲜花绽放,遇见一个小孩纯真的笑脸……他们都会因此感到生活的美好和快乐。

世界著名的耐力跑选手Dean Karnazes曾这样描述他的比赛:“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难以理解,但实际上在我们这个发达社会,人们经常认为如果没有伤痛、如果生活舒适,我们就会快乐。但从很多方面来说,尽管我们生活无忧,我们却不感觉到幸福。因为我们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疼痛,没有了挣扎和努力,一切都来得那么容易。我从未像参加长距离跑步时,从疼痛中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我和其他一些跑步爱好者,都可以告诉你:那些疼痛和挣扎蕴含着神奇。”

我引用这段话不是怂恿你去挑战耐力跑,而是表达痛苦对于生活的积极意义:痛苦让人重新认识生活与自己,让人懂得感知幸福。我们必须承认,很多时候幸福是“比较”出来的。范伟在《求求你,表扬我》中有句经典台词:“幸福就是,我饿了,看到别人手里头拿着个肉包子,那他就比我幸福;我冷了,看见别人穿了件厚棉袄,那他就比我幸福;我想上茅房,就一个坑,你蹲那了,你就比我幸福!”但是这种与他人的比较是没有尽头的,会让我们受困于攀比与欲望追逐的风险中。与自己的比较则显然更安全。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体会。当你在炎热的夏季,口渴难耐的时候,喝上一口水的感觉,与你不渴时喝一上口水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。前者显然更快乐。口渴的人喝口水就幸福;饥饿的人吃饱了就幸福;熬夜的人睡一觉就幸福;奔跑的人在跑完之后,停下来时,那些在路上的胡思乱想,那些与想放弃念头的挣扎,那些常常来袭的迷茫和无助,那些身体上的疲惫和痛苦都消退和转换了,变成了愉悦和快乐,感官似乎都更新了一遍了,变得更容易感知幸福。

因为痛苦的存在,快乐会加倍快乐与让人珍惜。生活的苦乐交替这样的一种对比,不应是人们厌恶和要抛弃的,而是作为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值得人们去追求和认同,它是我们获取幸福的方式。长跑是一种“自讨苦吃”的幸福。当我们经历长跑的痛苦时,会降低了我们对幸福的门槛。当我们降低幸福的门槛时,我们会发现幸福就在身边,幸福就在自己的生活里。

声明:一抹色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长跑,以一种痛苦的方式感知幸福


Fly with me